树下阿秋

一只食品级咸鱼,年更随缘写手。
RDJ / Mario / Priest / ALL铁 / 贾尼 / 瞳耀/ 舟渡/ 长顾 /巍澜


雷盾冬

上下而求索。

【贾尼】T.O.N.Y.

Cp: Jarvis X Tony


私设:Jarvis和奥创融合后,在妮妮和幻视宝宝的努力下分离出了Jarvis并放进了实体里面,Jarvis作为妮妮私人管家存在着,偶尔还帮助Pepper处理SI的事务。以及,我写了一半才突然想到,罗迪上校那个时候应该还不能走动的QAQ就...当bug吧。【致歉】

 

*高亮:他们属于漫威,OOC属于我。

以及是糖!真的是糖!!万圣节糖果雨的那种糖!!

但这章微虐。

 *



【0】

 

Tony终究是没有撑过西伯利亚的寒冷。

 

Natasha带着Pepper和Rhodes找到九头蛇基地时已经过了三周了,他们在基地深处的某个手术台上发现了已经覆盖上一层冰膜的Tony和散了一地的装甲。

 

Pepper死死的抓着Rhodes的手臂支撑着几乎站不住的身体,脸上全是不可置信,她不愿意相信那颗永远的温暖的心脏会冷却下来。Pepper抬起头看向Rhodes,却发现那位上校红着眼眶,同样的不可置信,同样的无法接受。

 

Pepper深吸了一口气,太冷了,不,这里不够冷,愤怒愧疚懊悔这些情绪像火焰般从身体内部点燃,一瞬间Pepper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被注射纳米物质的时候,火焰从身体里面炸开,说真的那并不好受。最后,Pepper将视线移向了面无表情的女特工。

她的声音就像被砂纸打磨过一般,沙哑的可怕,“Ms.Romanoff  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,Tony三周前为什么要来这个该死的地方了吗?”

“他从来都不让我知道,他去干了些什么,我...我只能每次只能从那些电视报纸上得到消息,担心他会不会重伤,会不会死亡... ...别再替他隐瞒着我了,please,告诉我。”

 

Pepper看出了女特工的欲言又止,剩余理智死死的压制住想大哭一场的举动,理智提醒着她现在还不能崩溃。

而Natasha并没有立即回话,安静的仿佛融入了周围的环境。

 

Rhodes像才回过神一般,僵硬的走近手术台,抡起拳头砸在手术台上,Tony身上结成的冰膜被震出了几道裂痕,发出碎裂的响声。

“Hey,伙计,‘快乐吉普’那次你都活下来了,别睡了。我可不想才从床上爬起来就得穿上战争机器把你轰醒。”

 

 

Natasha的声音很平淡,颤抖的尾音却泄露了此时的心情,“他说是来救cap的,具体的他也没有告诉我,提了一句就挂了电话。”

 

Pepper走近手术台,轻轻的拉开了Rhodes,俯下身向往常那样亲吻了Tony的额头,泪水滴落在冰层上,升起一丝白雾。

起身时Pepper的表情已经恢复了以往面对烦人的董事会时的干练以及坚毅。

 

她走到一个信号良好的地方,拨通了快捷键的第一个电话。

“喂,Jarvis,请联系一架大型的运输机来,坐标我会发给你。”

“还有... ...准备发布会,我要所有的媒体都到场。”

 

 

 

 

【1】

 

瓦坎达

 

Team Cap 的一群人正坐在T'Challa为他们准备的会客室中,无聊的盯着电视。大屏电视上放的是CNN的采访直播,年轻的记者在巨大的私人机场上做着报告。

 

“well,我们已经成功的进入了Stark的私人机场,这次本台接到的消息称,钢铁侠将对内战有一个正面的回应和报告后续处理情况,这次的发布会几乎邀请了所有的主流媒体,钢铁侠到底对现在情况有什么想法,会不会再次语出惊人呢?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
 

“Wow,幻视,铁罐又想干些什么?透露一下吧。”Clint毫无形象的坐在沙发上,往嘴里丢着小甜饼。幻视坐在Wanda旁边与红女巫轻声的交流着,听见Clint的问题,只是皱着眉头摇了摇头,压下心中的不安,“很抱歉,我并不知道。”

 

电视机里传来巨大的轰鸣声,一辆大型的运输机降落在飞机坪,所有的记者一窝蜂的冲向舱门,抢着拍下第一张的照片。舱门缓缓地打开,升降梯放下,意外的是第一个出来的并不是Tony,而是SI的现任CEO,那位坚强的女董事长。Rhodes上校跟在后面,记者们伸长了脖子往机舱里面看,却怎么也没找到新闻发布会的主角。

 

“请问Mr.Stark本人呢?他不在现场是不是意味着又想逃避问题。”记者们将长枪短炮对准Pepper,提出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。

 

而Pepper只是微笑着等待着人群安静下来,微红着眼眶朝记者们或者全世界的人们公布消息。

 

“Tony从来不会逃避问题,就算会,那也是暂时的。不,先别发问,听我说完。”

“我想我得向大家道歉,I’m sorry,是我没看好你们的钢铁侠,你们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。”

 

“The truth is...” 

 

“He’s dead.”

 

Pepper沉默了很久才继续开口,“SI今后将退出政府一切有关超级英雄的项目,包括Tony以前创建的基金会。以后这些大概都会转交给神盾局。以及内战一切关于钢铁侠队带来的损耗SI会一并付清,至于其他的,与SI并不相干,请自行解决。复仇者大厦也会在一星期后改回SI纽约分公司。”

“发布会到此结束,各位请回吧。”

 

幻视在听见Pepper道歉时就轻声的和Wanda道别了,消失在空气中。Clint的动作凝固了,还有半块小甜饼噎在嘴里。他猛地灌下一口水,艰难的咽下后,看了看四周几乎是同一个表情的同伴们,他干笑出声,“hey,这一定是铁罐开的玩笑对不对?他想我们回去。对不对队长?他总是这样。”

 

Steve并没有回话,脸上的震惊加上这几日长出来的青色的胡渣让他看起来很是颓废。他定定的看着自己的手,猛然握紧朝墙壁砸去,

墙壁凹陷出一个小坑,墙粉掉落在Steve的手臂上,他偏过头看向同伴,又没对上任何人的视线,“我...去训练室,不用等我吃饭了。”

“嘿!队长!”Clint跳起来试图叫住Steve,而那人的背影顿了顿更加急促的离开了。Clint气得一拍脑袋,又倒回沙发上,

“Oh,god!有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我错过的部分吗?他从西伯利亚回来就一直那样了,盾也没带回来,你们没注意到吗?!”

 

“Emm...我想我知道一些。”Sam用手抵着脑袋,解释道,“是我让Stark一个人去西伯利亚帮队长他们...shit,他竟然真的一个人去了。我以为他至少会带上那个蓝眼睛的管家。”

“说真的,我现在就想飞回去看看铁罐... ”Clint捂着眼睛,“该死的,Jarvis是不可能让铁罐出事的。”

 

 

纽约

 

Tony的身体被保存在真空箱中,在Pepper接受采访的时候,已经从专用通道运回了复仇者大厦。

真空箱被放在了大厦顶层的房间,Jarvis定定的站在一旁,第一次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。几秒后大厦因为超负荷运载而停电了,中心的主机房还能听见微弱的电流声。

 

 

“Sir,现在是下午16点34分,纽约天气温和,无阴雨预警,我为您预定了两个芝士汉堡和一盒甜甜圈,您该起床了。”



—TBC—





喜欢大半夜发文是什么习惯orz

欢迎捉虫,来找我玩!

明示暗示就是...请评论吧!!!!!!

评论(22)
热度(220)

© 树下阿秋 | Powered by LOFTER